一个二蛋儿八月

A文韬:

秋来阔叶喜乘风,丽日虬枝指苍穹,
不唯江山万里白,独留天地数朵红。

achiu:

【拜年贴】冀新春的第一缕曙光,祝愿各位万事胜意,戌年旺旺!阖家幸福,吉祥安康! (拍于家中)

Arien Li:

吃  柿  子
         霜降过后,柿子树红灯高挂。
        一根长钩,咬住干枝,一拧再一拧,咔嚓,柿子和枝杈一起落下,下面有人用自制“软兜”稳稳的将其接住,顺到草窠里。没一会儿,那些红灯笼就被摆成一片,草丛里像着了火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令人愉悦的劳动!即使有时会从树上落下个软柿子,啪叽一声,炸出无数浆水,也没人觉得会弄脏自己。大自然的给予就是如此美妙。
        我想起小时老家山上的所有水果,在前襟或袖子上擦擦就吃,吃到饱也不会闹肚子。
         柿子是一种很不合群的水果。如果没有温室的出现,它应该是自然生长到最后一季的水果。除此之外,有个更难合群的原因,那就是想要吃掉它,有很多禁忌!比如:柿子皮不能吃,饿着肚子不能吃,喝酒时不能吃,跟螃蟹、酸味菜、甘薯等不能一起吃……反正让人了解以后,这家伙还是少吃为妙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这些信息的小山村里,我哥哥常常冒着生命危险,爬到人家的房顶,坐在一片柿海中,专捡软的捏。托起一个,在顶端咬开一个小口,使劲儿一嘬,里面的汁液和那被称为“小舌头”的东西就滑入口中,甜润解渴,一个又一个。直到吃饱,嘴边全是粘糊的黄色柿肉,才顺着墙头下来。兜里揣几个硬一些的,带回家,放到自家窗台,等着软下来再吃。
         如果不喜欢吃软柿子,那就选择吃懒柿子,脆甜!懒柿子是人加工出来的。找来青柿子,放在大盆里用热水煮,然后就……我当然不知道怎么做了!我只管吃!
        吃柿子的终极版是在天寒地冻时节,窗台上的那排柿子早已冻得缩成一团,瘦弱的外表下,有丰盛的内涵。稍微化一化,带冰碴的柿肉能代替夏天的冰激凌。给我如此美味的回忆。当然,大人们都说这种东西绝不可以多吃,要闹肚子,可我偏偏不信结果第二天便进了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写下这段文字,来纪念幼年时,美好的事物给我留下的那些美好记忆。大了的时候,再看现在写下的这些文字,一定会回忆起那时的这些情景。

陈皮松子糖:

新一年画的第一张:红衣小姐姐送你一个柿子,祝您柿柿如意^_^
依旧是仿水彩的板绘,这个冬天气候恶劣身体状况比预计的还要差一些,不过中间偶尔会有那么几天状态尚好能涂上几笔,这种情况倒是很适合板绘,画了一半丢那一两星期后再画也不用担心,水彩那种适合一气呵成的估计就弃了。
计划等天气暖和身体状态好了再恢复画水彩,天冷的时候就先研究板绘仿水彩,虽然产量少得可怜,但总比几个月完全不画手生来得好点,目前这种状况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⋯